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搜集 >> 斗师资料 >> 内容

H.Tokutomi(德富博之)日本

时间:2011-7-20 17:16:05 点击:

H.Tokutomi(生于1948年)
译名:德富博之
国家:日本
签名: 
等级:普通无标,1蜗牛,2蜗牛,3蜗牛,签名“博” ,BO料

       斗上会注明年份

特点:Toku式河豚、传统斗型加入自我变形
历程:Sixten Ivarsson徒弟、铁匠、象牙雕刻师

官网:

  一、烟斗制作大师

  日本Maebashi城外的田间曾经为了丝绸而种植了大量的桑树,我伫立在这安静的乡村小道上,享受着秋日的阳光,聆听着叽叽喳喳的鸟鸣以及从Mt.Akagi吹来徐徐秋风,沉浸在温暖的十一月秋日的冥思之中。突然,一阵空气压缩机的沉闷震响打破了寂静。这噪音来自附近一排长长低矮房舍的后面。沙盘与木材摩擦发出猛烈刺耳的声音,就像一把利剑刺向周围的风景,湮没了鸟鸣、挑战着秋风。喔,原来是Toku开始了新的烟斗制作。

  Toku的家与工作室位于历史上关东平原西北角的根川流域,距东京西北100公里。小小的城市Maebashi被自然和优雅相融的风光所环绕(山峦、温泉、花卉、园林和寺庙),引以为傲的是传统的商业、人文以及可以追溯几个世纪艺术。虽然已经没有了古老的丝绸工业,但作为恬淡的居民的一员—Toku却连续不断地创造出让全世界喜悦与吃惊的艺术作品。

  在这种独特的风景之外,Toku对石楠木烟斗设计的新观念在国际上所有斗师之间出现并蔓延。Toku的创造力融合了经典的Sixten Ivarsson丹麦原理与自身独特的日本鉴赏力,并以此在烟斗制作中发展了被我称之为的“新美学语言”。他那不寻常的、令人赞叹的作品,动摇了许多斗师原来看待石楠木的方式,提出了表现与探索石楠木的新建议。

  Toku的工作室建在储藏室后面,是一间大大的长方形屋子,清一色的原木墙壁装饰着照片、烟斗日历、哥本哈根的城市地图、the Grant Ole Opryde 广播节目海报,以及装饰用的陶具;熟悉的制作烟斗工具合适地散放在工作台、书桌和工具箱等区域。对面角落摆放着一个大型车床与蓝色喷砂机。Toku的两个塑造砂轮机恰当地安置在工作室的中部,靠近二个皮带式抛光机和盘式抛光机。所有四台机器都有Toku自己特殊制作的电子控制。

  工作室里最不寻常的工具在Toku的烟斗设计中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Toku使用“气涡轮”Dremels,是一种采用了空气压力驱动而不是依靠电力驱动的高速手钻。Dremels像收集的牙医钻一般悬挂在Toku书桌上方的顶棚。这些空气动力工具远比电力驱动的工具具有更大的扭矩;巨大的动力使Toku的手更易于控制,也使他得想象力得到更大自由的发挥,便于把石楠木塑造成令人惊讶的形状。

Toku称为“牙医”的设备(事实上最初类似Dremel的设备是一个老式牙医钻。)

  在拜访Toku的当天下午,他正在制作一块大的石楠木作品,这块石楠木是从一箱刚到的石楠木中挑选出来的,这些石楠木来自于意大利Taggia的石楠木切割大师Mimmo(Rommo Dominico)。(每当有人问Toku为什么他要按这样的方式制作烟斗,他的第一个回答总是“Mimmo的石楠木”。对于Toku所要的石楠木,米莫喜欢为他准备一些特型的石楠木块,部分原因是他无法确定什么形状的石楠木是Toku想要的。)

  Toku选择特定的石楠木块是因为他喜欢在制作河豚鱼形烟斗时把粗糙的石楠木表面珠瘤留在可以看见的‘河豚鱼鼓起’的一面,而不是沿着河豚鱼烟斗的顶部或底部。 (Toku的确认为这是河豚鱼形烟斗最新的变化,就象鲑鱼一样的;表现在斗的长度,圆滑的斗钵、厚度,也常常表现在具有凹槽的斗柄。不幸的是,日本的鲑鱼词汇称之为“Sa-Ke”,日本的发音会与“饮料”一词相混淆,因此Toku一直避免为这款烟斗起用一个正式的名称。)

  参观Toku对烟斗塑造形,就是在观察工作中大师的即兴表演。他很少为烟斗制作设定样本,也没有适合他的固定的模式。偶尔地,他会画一些他愿意制作的烟斗图片,对于特定的石楠木块通常会有一个他见过的斗形总体思路。但是,一旦他坐在砂轮机前,有意识目的的思想便会喷发而出。他只知道到他的手中石楠木:旋转与扭曲着的石楠木纹理,明确着流动的线条,感受着手指下的结构。就像一位通过耳朵而享受快感的爵士乐手(自60年代学生时期,Toku就是一位吉他手),Toku的创造力来自于融会贯通的美学与实践经验,而不是依靠天生的聪慧与后天的分析。

  Toku使用旋转的砂纸处理石楠木块。他的双脚叉开,矮小的身体坐在凳子的边缘,向前倾着,他的手引导着石楠木块上下前后移动,打磨着粗糙的表面。Toku使用的力度与运动的速度充分表现他的踏实的韧性与强烈的创新驱动力,这些潜伏在他骨髓及友善而纯真的个性中。

  Toku时而剧烈的运动着,时而全力以赴的思考着,在紧张的运动之后他会坐在凳子上一边宽舒地休息,一边凝视着石楠木进行着思考。在重新开始砂轮机的工作前,有时他会用手指勾出一条看不见的线条。

  “当我开始制作斗钵时,我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制作斗柄了。当我制作斗柄时,我就会想考如何制作斗嘴了。一切都都按照这个顺序进行。”H.Tokutomi

一旦Toku把石楠木块塑型为大概的卵形后,会转而使用另一个较小的砂轮机清理表面,塑型一些较为棘手的角度与表面。针对特殊的斗形,Toku会采用新的方法融合斗钵与斗柄,这种方法会将斗钵的流动曲线直接融入斗柄的曲线之中。因此,他的工作会被分开并区分为相互的二个部分。

  当Toku关闭二个沙盘机的时候(大约在他开始45分钟后),一块粗糙的石楠木已经变成了一个光滑与起伏的形式,其曲线和轮廓似乎已经成了特有的“Toku形”。河豚鱼形烟斗的基本主题是表现石楠木斗钵二边均匀撒落的鸟眼似纹理图案,而环绕斗钵边缘则显示强烈的火焰纹。

  设计的核心是在这把斗柄中部的一个长而窄的空间,它从斗柄的后部一直贯穿到斗钵的顶端。这种开放领域将有助于显现整体组合。与此同时,这种条状曲线将创造波浪的动感,更进一步突出了石楠木纹路流动与变换的肌理(左边将包含石楠木原始的珠瘤表面)。

  Toku使用Dremel去“开凿”斗钵与斗柄的连接处,调整带状体的轮廓线条,等到一切就绪,他首先走到熟悉的机床边。严格地说,在同一时刻许多雕刻师会使用他们的车床在石楠木的径向钻出气道与斗钵室,而Toku却用机器挖出穿透烟斗的一个小洞,以此标出增强空间曲线流动的关键坐标点。

Toku在将要钻孔的斗柄上做标记。

大多数情况下,Toku使用这台车床钻斗钵室、气孔和斗嘴。



当Toku完成他的钻探后,他走到他的旧木制办公桌边,抓起悬挂着的Dremels,坐在舒适的安乐椅上。缠绕出一个大小合适的砂纸卷,低下头又开始了“挖凿”。

  Toku工作起来速度惊人。他清楚地知道他想要什么,特别熟练地使用着Dreme(顺便说一句,这只Dreme是为他的左手特别设计的)。Toku快速地扩大了洞,然后用小一点砂纸卷,打磨两侧的轮廓。令人吃惊的是随着Toku打磨掉更多的石楠木,留下的石楠木块在线条与形态上变得更加柔和。他的小手操控嗡嗡作响的Dremel,制作的烟斗看起来像通过陶土模具中铸出来一般,我知道我见证了这神奇的变幻一刻。如此这般地使用着高速“空气涡轮机”钻孔,从坚硬扭曲的石楠木凿掉一堆木屑,创造出了水一般流动的线条与活生生有机动感形态。在我的眼中,雕塑家用木槌撞击大理石创造出活生生的人体雕塑,而Toku的技艺完全可与雕塑家相媲美。

不足为怪,艺术创作魔力的本质在于爱好,Toku如此的魔力在于他对石楠木烟斗长盛不衰的热爱。

  二、早期的梦想



七十年代Toku与朋友和吉他

  H.Tokutomi经过一条不寻常的道路,最终成为今天世界名列前茅的烟斗大师之一。

  Toku1948年出生于一个日本家庭,作家和记者的Soho Tokutomi也是家庭成员之一;Toku记得小时候总是喜欢绘画,制作一些与木头无关的东西。他的父亲是位工程师,战争期间驾驶战机。母亲鼓励青年Toku对艺术的兴趣。1960年代中期从学校毕业后,Toku与一位日本知名艺人的儿子一起开始研究日本绘画和陶瓷。他同时也在一个爵士乐组合中弹奏吉他,定期地在东京周围演出。最重要的是,在此期间Toku受到两类艺术家魅力的影响,这个魅力成为了他创作生涯中最主要的灵感来源:日本的雕刻家与丹麦的烟斗大师。

  Toku通常花费周末时间去参观东京艺术画廊,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日本著名雕刻家和教师高村(1852-1934)的作品。高村开拓了新的木雕风格,这个风格融合了日本佛教雕塑传统与欧洲艺术元素(特别是罗丹的作品),创作出令人瞩目、生机勃勃与纯粹的日本木雕风格。年轻的Toku从高村的全部作品中找寻着启示, 思索着作品中女性形态所描绘的美丽与精神。

  在我停留东京期间,Toku象年轻时一样顺按照原来的路线,带我去参观一些他喜欢的博物馆。他迫切地向我展示高村的作品,我能感觉到这些作品仍然使他非常兴奋。一次,他看到了一尊以前没有看到过的雕像,我听到了他不断地喘息声。这是一尊描绘佛教观音菩萨的雕像,就像一尊传统的站立姿势的妇女形象。高村的女神流露出明显的活生生气息,相比而言博物馆中类似的雕像似乎僵硬而呆板。

  Toku越来越兴奋地指出高村是如何运用服饰那优美与柔软的衣物褶皱传递出女人内在的曲线。他开始挥动着双手比划着所看到形态,我注意到他的手势就像他常常在谈论一只他的烟斗时一样。随后Toku告诉我,就像许多年以前看到高村的雕塑时,他第一次意识到在他的生命中他想要做东西:用木料做出优雅的近似物品,而且尽最大的可能要达到高村艺术高度。

  雕塑家高村的影响及启示

  观音菩萨 高村(1852年至1934年):类似的雕塑驱动年轻的Toku梦想着制作出优雅的木制物品。今天, Toku烟斗通常包含了由高村作品启发而来的线条和形状-例如,曲线与服饰遥相呼应,斗形回应着柔软、有机的模型。


  座式号角斗,2007 这个雕刻包含了一系列灵感来源:高村雕塑中的流畅曲线,日本传统镂空的运用,以及Toku式的Mobius带状魅力。Toku把这些元素融合成为令人窒息的美丽组合。



  螃蟹 2007:厚实的雕件在线条和形状方面具有惊人的流动性。从广阔的被包裹着的尾部摇摆中,你可以感受到与高村人物雕刻呈现出来的相同摇曳与优雅感觉。



  嫁接蘑菇,2006年:这奇妙的有机组合恰似活生生的蘑菇,散发出旺盛的力量。Toku使用圆滚滚表面的方法使我想起了高村是如何表现隆起在妇女腹部的日本和服。

  坐姿和尚 高村(1852-1934) :Toku的雕刻也使我想起了这尊饱满、快乐的坐姿和尚,感受到无生命物质的情感活力。请注意和尚的耳朵呈现在Toku的石楠木蘑菇斗上...,突出了烟斗和雕塑之间的共鸣。

  在60年代末追求艺术研究时期,Toku也雕刻了他的第一只烟斗,但使用了预先钻孔的橡胶烟嘴。在制作了大量的烟斗后,他在一次业余比赛中赢得一等奖。随后在东京的烟斗店,他第一次看到了丹麦烟斗大师的作品。正如Toku解释说:“我开始陶醉于Sixten Ivarsson,Emil Chonowitsch[Jess的父亲]和[Jorn]Micke。我对Sixten的自由式都柏林斗、Lars的火焰纹烟斗产生了特别的兴趣。因此我开始梦想着拜访他们。”

  随着与石楠木的接触,Toku越来越越着迷于这个材料。“石楠木绝不会从一开始就显示其蕴藏的魅力。”他说。在开始揭示了石楠木的内部结构前,一位雕刻者从来不会确切地知道他会发现什么。“始终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材料。石楠木雕刻永远不能与普通的原木雕刻相比较[普通原木的纹理既可以预测又不会有视觉的变化]。”

  1974年,年轻的Toku充分地检讨了自己烟斗制作的技巧,为了可以向他尊敬的烟斗大师学习,安排了一次前往哥本哈根的旅行。在日本烟斗分销商Haruyama的友善帮助下,Toku独自前往哥本哈根。

  虽然Toku既不会讲英语也不懂丹麦语,他在丹麦遇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认识到他那激发的的创作激情。他在丹麦停留了三个月,在SixtenIvarsson车间度过了大部分时间。在2006芝加哥烟斗展的一个Sixten研讨会上,Toku描绘了他是如何在这位伟大人物的工作室度过一天的:“几乎每一天都有许多的朋友拜访Sixten,如Emil Chonowitsch、来自美国的收藏家、Bo Nordh的太太以及从附近的商店来的女青年。看着Sixten从一小块石楠木中雕刻出一个有力而优雅的烟斗,我梦想着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做出类似的物件。Sixten是一位赋予了烟斗以生命的大师他把烟斗创造成为了艺术品,改变了烟斗仅仅作为一个简单的吸烟工具。”

  Toku从Sixten Ivarsson那里学到了惊人的有关石楠木和烟斗制作的知识,今天在自己的许多技艺方面留下了导师的痕迹, 包括如何让任何一块石楠木表现出最好的形状以及体现石楠木烟斗的内在价值。(在Sixten告诉他如何在石楠木内开凿一个扇形的空间以前,Toku仅仅只会在石楠木上直接钻一个气室。)

  Toku带着回响在脑海中的Sixten临别赠言回到了日本的家中。(“当你成为一名成功的烟斗师,可以再次回来拜访我。但你返回时,要穿带夹克和领带。”)在接下来的18年里,他努力工作要取得成为合格的烟斗师,首先通过Haruyama(春山)分销他的石楠木烟斗;然后在1978年,建立了一个小作坊将产品直接出售给一些烟斗店。但是Toku作品在市场上不是很好,日本烟斗客对他在形状和结构方面的创新与探索不感兴趣。

二只80年代Toku近似Sixten Ivarsson风格的烟斗,但...

2003年座式斗显示了Toku在丹麦主题上的变化(例如:极其“松软的”边缘),这些变化并没有给二十年前日本烟斗客留下什么印象。

  三、挫折,不屈不饶,完全实现

  1980 - 2000年

  Toku记得他第一次在一个Sixten非常著名斗形基础上雕刻出自己的一个变化:著名的横切面设计,现在众所周知的河豚鱼形斗。这个Ivarsson模型坚持:持续到斗柄并围绕着斗钵的这条纹理交界线必须位于中心而且要连续不断。真是非同寻常的即兴家!Toku开始想像如果他灵活运用这条线将会发生什么。1980年,在Sixten的“cross-cut”基础上他刻出了他的第一次变化——第一个Tokutomi河豚鱼形烟斗。但来自日本市场的反应是消极的,Toku放弃了这个设计。(不喜欢Toku作品的烟斗客已被引导为“世界上最好的烟斗”是由丹麦生产的。由于Toku的斗型看上去并不像他们已经懂得欣赏的烟斗,因此他们不准备接受同胞的作品。)

  这条线代表了什么?2002年Ivarsson的cross-cut形烟斗(图的下方)与2005年Toku著名的灵活的'河豚鱼' 烟斗,它们之间在外形上表现了巨大的差距;Toku的这只斗形允许斗的中心线存在轻微的弯曲。 这只2005年制作的烟斗底部图片显示了Toku增加的微妙的“摆动,致使烟斗的其余部分变得如此流畅与人性化,谢谢这个小小的调整!

  1983年与太太结婚后,1986年他们有了唯一的孩子Yuki;Toku努力支撑着家庭,制作斗客们需要的那些熟悉的丹麦斗形。到了1992年,他意识到他无法用他的烟斗赚取足够的钱,因此他不情愿地缩减了石楠木的梦想,前往Maebashi,在太太的兄弟拥有的一个小铁器工作室里谋取了一个工作。

  此时Toku每年仅仅有时间制作十只烟斗。他感受到他的创造性被扼杀了。站在高村雕塑前或者沿着哥本哈根运河散步时曾激励Toku的激昂抱负,随着二十年的失意已经模糊、耗尽。

  随后Toku的生活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潜在悲剧。1995年47岁时,他被诊断患有胃癌。在大手术和长期休养后,他被宣布完全脱离了病情。但是,被切除的胃部永久地改变了他的身体状况。他再也不能长久地继续担任铁匠了。

  在Toku住院期间,他的妻子Kazue带给他一些旧的艺术书籍。命运迫使他“再一次开启他的生活”,Toku开始期待着给与他的第二次机会,去建立创造美丽物件的生涯。他看到的其中一本书籍囊括了传统的日本Netsuke工艺、象牙雕刻的小物体等照片Toku一向喜欢这种艺术形式,此时他发现自己如此的感动以至于对自己说,“如果在这一切结束后我仍然还活着,我一定要学习悬锤工艺!”

  几个月后,Toku开始了作为一个象牙雕刻师的培训,跟随工艺大师之一的Kobari学习。在接下来的几年里,Toku的技能逐渐增长。他的一些作品在博物馆展里出。

为了感谢帮助他进入在石楠木方面新生活的商人Barney Suzuki(铃木),Toku在2005年制作了这只象牙和黄杨木烟斗,两年后(2007年)他停止制作和销售象牙物品。(看上去像竹子的斗柄是由黄杨木制作的。)这美丽动听的“石楠木的象牙庆典”是最后一件Toku用象牙材料雕刻制成的烟斗

  Toku显然宁愿雕刻象牙而不愿成为一个铁匠。创作是快乐的,但在和石楠木工作时他从没有趋于满足。这种乳白色的材料比木料在颜色与质地上提供了更多无声的调色板,但围绕着日本象牙工艺也有许多传统规则限制着Toku。
在我看来在过去的五年里Toku烟斗雕刻创作能量的爆发表现了一种情绪,部分地回应了作为象牙雕刻师所必须的六年规范以及先前在铁器工作室时所受到的挫折。Toku的想象力被抑制了,首先是铁器然后是象牙,而石楠木保留了Toku创造性得以解放的唯一途径。

  Toku无法完全通过自身释放他的精神,他需要得到来自于不同时代和不同国家两类烟斗鉴赏家的帮助。2002年,铃木,64岁的商人、历史学家和日本烟斗协会的老资格评论家 ,遇到了21岁的美国企业家-Sykes Wilford(赛克斯*威尔福德)- Smokingpipes.com拥有者。赛克斯来到日本寻找作品能使美国斗客感兴趣的当地烟斗雕刻师。铃木向赛克斯推荐了Toku和他的作品。这位年轻的美国人对艺术史感兴趣,具有对石楠木烟斗异常敏感的审美潜力。他发现自己被Toku展示的作品“完全打动了”。赛克斯立即认识到,这是一位雕刻大师,他结合了最优秀丹麦雕刻技术的高超技巧与全新的、令人兴奋的设计。

  Toku开始为赛克斯制作一些烟斗在Smokingpipes.com销售。Toku开始谨慎地介绍一些作品的表现、一些非对称形状,当赛克斯赞不绝口于一只“非Sixtenish”河豚形烟斗时,Toku终于明白,自己的创作景观已完全改变。终于,他发现了一位听众赞许了他作品(并且购买了!)。终于,他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灵感支配即兴发挥与发明了。在与赛克斯会面的一年内,Toku停止了象牙雕刻,并在55岁成为他梦想的一类斗师。

  自2003年以来Toku工作的发展令每一个人眼花缭乱。起初,Toku即兴某些熟悉的丹麦斗形变化,引进微妙的不对称,增加了形态的“人性化”感觉,用石楠木珠瘤来表现独特的非欧洲方法。(在大多数日本艺术和手工艺中,天然的不规则不会被视为“瑕疵”而淘汰,反而他们被视为美妙的基本成分。)伴随着信心和丰富的想象力,Toku开始实施拓展这一新的形态品牌。

  2004年秋季,Toku最终付诸了回游丹麦之旅,在哥本哈根斗展上展示了一些他的烟斗。看到了Toku烟斗的丹麦和欧洲烟斗师被他的作品所震惊和兴奋,认为他是独一无二的天才。

  不过Toku也梦想着回游哥本哈根,让他履行对Sixten Ivarsson诺言,付诸“当他成为一位成功的斗师时”的回访行动。斗展后几天,身穿西装与领带,在十一月的雨中Toku站在了导师墓前,哭泣着诉说着日本的祈祷。

  在2004年国际烟斗舞台Toku的亮相令人印象深刻,对于在随后几年中Tolu创意的进一步爆发,全世界的烟斗社会对此没有任何丝毫的准备。2005年,他的骑士斗更大胆、更广泛、更公开地从武士刀角度到高村女性肖像的身体与服饰曲线表达了日本传统线条和形态!整个2006年和2007年,河豚鱼形斗与号角形斗的变化变得更加突出与复杂,Toku添加了许多具有能量的线条和灵活流动的形态。现在Toku似乎已经开发出两种不同的雕刻“模式”,我认为是“土”和“石头”,似乎也表达了两种不同的日本传统:一个是有机的、田园文化般的流动性,模糊性以及“绅士般的优雅;一个是尖锐的、城市文化的棱角,坚硬的边际以及成熟与自信。

  Toku持续探索石楠木的最终的奇迹是他如此多地推动和促使了作品的外在形态变化,但每一只烟斗的内在却仍然保证了一个基于Sixten Ivarsson所教导的工程与设计原理而制作的吸烟烟斗

作者:佚名 录入:老A 来源:不详
默认广告
  • 烟云天空(pipesky.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pipesky@163.com 移ICP备10086号
  • 执行时间:109.375 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