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搜集 >> 斗师资料 >> 内容

Tom Eltang(汤姆·艾尔唐)丹麦

时间:2011-7-20 17:16:03 点击:

Tom·Eltang(生于1958年)

译名:汤姆·艾尔唐

国家:丹麦

签名: 

 

 

 

等级:2000年开始使用,由低至高依次为月亮、土星、星星、太阳、蜗牛

         2004年开始只使用蜗牛作为最高等级

特点:黄金着色、自由式

历程:在LARSEN ,STANWELL 工作过,曾经受到ANNE JULIE 的指点

联系地址:

Eltang Pipes
Hyldegaardsvej 38
2920 Charlottenlund, Denmark
电话: +45 3990 4555
手机: +45 2681 4555
E-mail: tom@eltang.com
iCam: eltangpipes@mac.com

 

     TOM ELTANG从事烟斗制造对于烟斗界来说可谓是件幸事。他天生的创造能力、设计灵感使他成为了世界上最受尊重的烟斗大师之一。他对烟斗是如此的富有想法、精力和热情。他对烟斗的创作灵感多得甚至令人吃惊,因为他总是在别人正在欣赏他的创作时又有了别的设计灵感。当然这种设计灵感都是源自于他自始至终对烟斗所保持的一份热情。

     ELTANG 回忆到:在 6 岁的时候,他站在丹麦哥本哈根人行道旁,看着路边一家烟草专卖店的展示橱窗,里面放有一本印有精美烟斗图片的杂志。那时的 TOM ELTANG 就像是现在的缩版,瘦长的个子,手和脚都显得比常人要长。他的那双大眼睛在从幼儿园回来的路上好奇得看着周围的事物,观察着它们。那时的他还没有戴眼镜,于是,他和那幅烟斗照片的距离只有一面玻璃之隔,那一刻,他似乎知道了自己将成为一名烟斗大师。

     ELTANG 说:“我非常清晰的记得那幅照片,照片上印有很精美的烟斗和一些陪衬的谷物。但是很遗憾,我没有能保留当时的那本杂志。但是我当时看到的感觉就是烟斗很适合我的性格,如果我能亲手制作烟斗,那会是件很棒的事情。于是,我当时就暗下决心:我长大了要作一名烟斗匠。” 

     ELTANG 的确那么做了,甚至还没有等他长大。他在 11 岁的时候,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摔断了腿,在他需要找些事情来消磨康复时间的时候,一个亲戚从 PIPE DAN 那里给他买来了一块事先钻好孔的石楠块与一支烟斗吸杆。就这样, ELTANG 完成了他的第一个烟斗。后来, ELTANG 从一个叫 FLEMMING 的烟斗匠那里学到了更多关于烟斗制作的知识。他们是在 ELTANG 放学后的路上遇到的, FLEMMING 专门帮助那些喜欢烟斗制作的年轻人进入烟斗制作的圈子,他们的相遇似乎是上天的安排。 

     “那段时间真的过得很愉快,” ELTANG 说道,“每个下午和晚上我都在做烟斗。”很快,他得到了一个去 LARSEN 烟斗工厂实习两个星期的机会,尽管那时他还是一个学生。“但很快我发现,那里不适合我。”因为在那里,他总是被安排做一些琐碎的事情。而他却更想做一些能够提高自己烟斗制作技术的事情,他知道时间对于他来说很宝贵。于是在两周的实习期满后,尽管 LARSEN 是家很好的工厂,他还是决定离开。

     又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通过别人的介绍认识了 ANNE JULIE 。她的丈夫 POUL RASMUSSEN 是一名烟斗匠,在 6 年前去世了。 JULIE 在当时以她对石楠烟斗赋于艺术感在烟斗界十分出名。“我和她见面的日子是 1974 年 8 月 12 日”, ELTANG 说。(他的记性总是很好,这对于一名烟斗匠来说是十分需要的。)“我带了一些我做的烟斗去见她,并得到了跟她学徒的机会。”

     在ELTANG熟悉了店铺的环境后,JULIE 先是在沙轮上打磨出烟斗的造型,然后交给 ELTANG 来完成剩余的步骤。ELTANG说:“我们共同完成了一些很漂亮的烟斗。当她在砂轮旁工作的时候,我会停下手边的工作,坐在她的边上听她讲解如何更好的运用砂轮。这对于烟斗制作来说是最重要的步骤。它能体现出创作的灵感。她在烟斗分割比例上教了我很多。但是雕刻方面是她不能言传的,我在自己的实践中慢慢总结着经验,同时也向别人请教。” 

     另一件他从 JULIE 身上学到的是给烟斗上色的技术,这也是他赖以成名的。“ ANNE JULIE 和其他烟斗工匠都用这种技术。我在 STANWELL 工作的时候,曾经做过一整套金黄对比色的烟斗。” 

烟斗上金黄对比色需要用到两种化学上色用剂。 ELTANG 介绍说:“这是两种透明状的流质,一种略呈黄色,另一种略呈绿色,但当两者结合后,将会变成黑色。”但这两种用剂现在已经停止使用了。 ELTANG 曾经一度陷入使用有毒药剂许可证的麻烦中,但通过努力,他获得了许可,并且得到了自己给烟斗上色的许可证。他说:“我相信只有我自己才能完成这样的上色。” 

     一旦石楠木被上色,它就会发黑。“这时我就会在打磨机上把它打磨的光滑。因为石楠质地很硬,在和 JULIE一起工作的时候,我是用砂纸打磨的,所以经常要花半天或更多时间来获得这种金黄对比的效果。但是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我认为这都是值得的。” 

     在和ANNE JULIE一起工作了整整三年后,ELTANG在PIPE DAN找到了一份工作。(年轻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最多在一个地方停留三年。)“PIPE DAN负责维修烟斗的工匠那时正好去世,于是我被分配去代替他的工作。在那里,我一边维修烟斗,一边在空余时间制作自己的烟斗。”

     ELTANG 和其他烟斗匠有着同样的感受,就是维修烟斗对他的技术是种很好的历练。ELTANG 说:“这是学习的最好途径。或许它不能告诉你如何制作烟斗,但是却能让你了解到一个好的烟斗应该具有怎么的标准,什么样的设计会给烟斗带来不良的影响。”另外他总结出一个结论——烟斗客偏好薄的烟嘴。“薄烟嘴的烟斗比厚烟嘴的烟斗更常被使用,所以想做出受欢迎的烟斗千万不要做偏厚的烟嘴。道理就是那么简单。”在 PIPE DAN 工作了三年之后,他又一次的选择离开。这次他却没有计划好去哪里工作。“我去找了 KURT HANSEN ,他是我的朋友,曾经也是一名烟斗匠。虽然当时他已经不做烟斗了,但是他有一个木匠工作室,并且答应让我用他的工作室制作烟斗。”正好那时候 STANWELL 烟斗厂的一个烟斗匠去世了,于是 ELTANG 开始在STANWELL工厂上班。ELTANG自己说:“那段时间,似乎每当有人去世我就会有一份新的工作。”在 STANWELL 的工作让 ELTANG 有很多机会去德国出差,因为在那里,烟斗很受欢迎。他的工作就是走遍德国的 STANWELL 零售商,按那里顾客的特殊要求在加工烟斗。“在零售商那里,我会按照客人的要求给烟斗上色并完成它们,附上相关的证明与特制的标签之类的东西。”

     很快,ELTANG 发现自己不适合旅行。“我很想家,甚至在出发的时候已经开始想家了。这样的生活持续了 3 年,每次外出 2 周,一个冬季要有 6 次这样的出差。尽管路途中我遇到了许多友善的朋友,但是旅馆的食物,旅馆的住宿,过多的饮酒与缺乏锻炼,加上过长时间的驾车,这一切都让我感到紧张。有一次在途中我的心脏不适,于是我只能住进了一家在德国的医院。在那里休息了两天后,我给妻子打了电话,那时我的第二个女儿已经出生了。我告诉自己该结束这样的生活了,并那么做了。” 

     三年的工作给 ELTANG 带来了宝贵的经验。有一位和他一起出差的员工对销售十分感兴趣。 ELTANG告诉我们:“他是DERSCHE先生。当我们去了那么多家零售店,看了那么多正在选购烟斗的顾客,我们了解了顾客的需求。DERSCHE 觉得我们应该教给营业员一些必需的烟斗知识。以便他们能回答顾客提出的一些专业问题。经过他的尝试后,发觉这很管用。所以直至今天,我仍根据 DERSCHE 教我的方法来挑选出售我烟斗的零售商。” 

     ELTANG 现在遇到了很尴尬了情形,因为他不能制作那么多的烟斗来满足时常的需求。“我想我现在简直要疯了,每个代理商都不停的给我打电话,问我何时能拿到更多的烟斗。我在美国有 4 位代理商,在德国有 2 位,在俄罗斯,日本,中国台湾,中国,意大利,丹麦和瑞典个 1 个。 

     在丹麦安定下来后, ELTANG 决定全职做烟斗。但一开始生意并不理想。所以他开始帮助一位做家具的朋友,和他合作。“那是一份很好的工作,虽然有时我又不得不旅行,但那段时间我去了世界各地,那真的很棒。”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在那段时间 ELTANG 仍在空余时间制作烟斗。“那时我每年大约能做 100 个烟斗,并把它们销售到所有我能卖的地方。” 

在 1998 年的秋天, 2 个美国客人来到了他的工作室。“那天我正从家具厂回来到我的工作室。天气灰蒙蒙的,下着细雨。一位烟斗匠朋友带来了两位美国客人 STEVE RICHMOND 和 MARTY PULVERS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过我,所以特地来了我的工作室。”当时 ELTANG 手边只有两个烟斗成品。“这两个烟斗都不属于上品,但我和 STEVE 与 MARTY 谈得很开心,他们每人买了一把烟斗。 MARTY 告诉我如果我想在美国市场上卖我的烟斗,随时都可以联系他。在他们离开后,我兴奋地来到港口找我的朋友,告诉他们有两位美国客人来买了我的烟斗。并请他们喝了啤酒。” 

     在 1999 年春天, PER BILLHALL 开始在互联网经营他的买卖( scandpipes.com )并让 ELTANG 供应他烟斗。就这样 ELTANG 又多了一位代理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有几位来自海外的代理商联系了 ELTANG ,并达成了合作协议。其中有几个和 ELTANG 关系很好, ELTANG 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的经营之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ELTANG 在与他合作了 11 年之久的房东去世后,因为新房东提出了过分的要求而不得不放弃他在 TAARBAEK 的工作室。“当时我非常生气,因为他的要求太不合理了。在搬离前的两个月,我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室。但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找到了在 ORDRUP 地区的新址,一家老式面包房。我重新设计并装修了一下。这花费了我半年的时间与全部的积蓄。我把过去三、四年积攒下的钱全投资到了这所工作室。至今我仍在不断投资。” ELTANG 笑道:“这就像个无底洞。” 

     ELTANG对于工作室的设计很有心得。总是最大程度的利用着每块空间。ORDRUP地区的工作室是他的第七家工作室。除了购置了 7 套机床与新款机械,工作室还配有一个熟化室专供石楠的放置。细心的 ELTANG 更是为在工作室过夜的客人准备了一块休息区。 ELTANG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专心地制作着自己的烟斗。ELTANG 的工作室总有新的人物拜访。今天夏天,著名的日本烟斗雕刻家 Hiroyuki Tokutomi会来他这里与他一起工作 10 天。 ELTANG说:“这会十分有趣,因为他不会说英语,丹麦语或是德语。但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烟斗交流。他的风格与我很不同。我们打算一起制作 Toku Tang 烟斗。”

     ELTANG 的烟斗原本不分级,但由于美国市场的需要,在 2000 年起,他开始对自己制作的烟斗分级以满足美国客户的喜好。 Tom Eltang 烟斗等级由高至低依次为蜗牛、太阳、星星、月亮、土星。最好的烟斗是蜗牛连同一个数字(年份+编号)在一起的印章。事实上他不用印章敲他的烟斗,他使用一部雕刻机器。2004年起,“月亮”等级被停止生产,“蜗牛”等级也不再有数字编号。 

ELTANG 对自己生在这个时代感到庆幸,他相信这是个对烟斗爱好者最有利的时期。“互联网,烟斗展,杂志,这些都对我们很有帮助。这些媒体让我们能看到互相的作品,并从中获得灵感。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互相借鉴。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有人做了比我好的烟斗,我一定会想法赶上他。这不是竞争,而是出于一种对烟斗制作的追求。我总是要求自己不断地制作出更好的烟斗

ELTANG似乎受到全世界来自其他地方的烟斗制造者的尊敬。每当他的名字夹在其他的烟斗工匠的名字之中出现时,人们往往会向汤姆表现出特别的友善。这个是有原因的,汤姆乐意教任何人学习烟斗制作,并且毫不吝啬他的“独门技术”,曾经有很多新入行的烟斗工匠到他那里学习,他不但教他们技术,并且在他的工作室里设有一张床,供他们免费宿夜。

ELTANG烟斗的神韵和功能令人难以抗拒,并且他绝不在细节处理上妥协。他的烟斗以强有力的直纹或鸟眼纹出名。在他为安·朱丽工作时,汤姆发展了他的“黄金对比”染色技术,现在已经成为他烟斗的最大特色。将两种对比如此强烈的颜色染在一个烟斗上是非常困难的,并且抛光时间的长短也很有讲究,但是其结果是完全展示了石南木特有的纹路。

作者:佚名 录入:老A 来源:互联网
默认广告
  • 烟云天空(pipesky.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pipesky@163.com 移ICP备10086号
  • 执行时间:140.625 ms